Maxinesun

【原创同人】相伴 (一)

好的我的坑品真的很差……我真的是想起来一茬是一茬。

这应该是我写过的最冷的CP没有之一,虽然两个主角在漫画里已经结婚好多年了。

看完冬之蝉又去看了拥抱春天的罗曼史,去搜了漫画,才发现这两个主绝原来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啊。

但是小洋介好可爱,总觉得让岩城自己有一个也蛮不错,恶趣味。

雷者避让,前方高能预警!


一.

 

            香藤外出拍戏的第十六天,岩城在那张双人大床上辗转反侧到凌晨两点。

            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他缩在被窝里滑开屏幕,亮起的蓝光刺得他眼睛有些犯疼,忍不住眨了眨干涩的双眼。

打开通讯录,香藤的名字被特意放在了第一个,岩城盯着那个名字看了许久,手指在那上面摩挲半晌,终究还是决定不去打扰远在另一个半球的爱人。

 

“香藤君,麻烦快点换衣服哦,第十八场戏马上要开始了!”场工摇着扇子卷着剧本冲临时搭起来的试衣间喊。

“好的,不好意思麻烦告诉导演我马上就过去。”香藤还在手忙脚乱地套上一条迷彩裤,上一场戏在烈日炎炎下拍得他汗流浃背,内衬黏在身上湿哒哒的极不舒服,这一套繁琐的衣服穿起来也就更费事了。

香藤君真是个敬业的好演员呢。得到回应的场工一溜颠颠小跑着回去交差了,边跑边想:人还那么好,长得也那么帅,哎可惜好男人都结婚了。不过香藤君家的那位……

想到岩城那高洁俊美的脸和温和沉稳的气质,即便已年过不惑也依然受到岁月的优待,每每出现总是惹得阵阵赞叹,小场工又不禁花痴地笑了起来。

这么看其实还是香藤君赚大了呢。

 

香藤正在拍摄的这部电影很大一部分都要在美国的南部取景,正值盛夏,日头高照晒得人头晕脑胀,香藤却每天神采奕奕,精神昂扬尽职尽责地演好每一场;工作人员私下里都夸他不愧是影帝如此敬业,这三伏天热得导演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香藤君却能丝毫不为所动,如此精准地诠释角色的一颦一蹙,实乃吾辈楷模。

没人知道香藤那点急切的小心思:他的爱人还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岛国孤枕而眠,他想他想得挠心抓肺,却又无能为力,只得加紧琢磨角色尽量将每一场戏做到完美,好尽快回家躺到大床上抱着他年长的爱人夜夜温存。

            想到岩城他眉宇间的一点凌厉顿时变得温柔,连带身上坠着大量夸张装饰的夹克似乎也没有那么沉重了。

 

            第二天岩城起得很早,他晚上迷迷糊糊将近三点才渐渐睡去,枕边人不在睡得也不算安稳,着实折腾。

            果然是有点被宠坏了啊。

            想到自己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能因为爱人外出而心中忐忑,岩城不由得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

            

            他今天有个重要的约见,因此提前拜托清水小姐推掉了两个会议。岩城从衣柜里精心挑了一套深蓝条纹西装配浅灰衬衣,搭铂金领带夹衬得他气质更是清朗高贵。

            岩城看着镜中身姿修长挺拔的男人抿紧了嘴。

            

            他决心要在结婚十周年送给香藤一份意外的礼物。

一份也许香藤并不会太喜欢的礼物。

            毕竟那家伙最讨厌他们之间的“第三者”了。

 

            岩城从钱夹里摸出那张微微发烫的名片,放在手里翻来覆去把玩了好一会儿,想到香藤那张抓狂的脸,就不由得轻轻笑了。

            

            “您这是来拍戏还是来和我讨论手术的?”星野七海扶额看着眼前正襟危坐的男人,歪头打趣:“这算是对主刀医生的我的优待吗?”

            “总觉得,应该要正式一点呢。”岩城说着,脊背挺得笔直,眼睛却好奇地在墙上挂着的一张张图表上游移,看到那幅胎儿蜷缩在子宫里的讲解插图时眼神温柔又不安。

            星野医生循着他的目光望去,笑道:“你就这么期待啊。”

            “洋介都那么大了,还以为你和香藤君体验过一把当父母的感觉就够了呢。”

            “那毕竟是不一样的。”岩城轻声道,像是说给她,又说给自己:“我想要一个香藤的孩子,也想要他是我的孩子。”

            

            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沙漠,常年少有云层遮挡,白天热得晒掉一层皮,夜晚就冻得人内脏都在打颤。

            香藤穿着单衣忍着发抖的欲望拍完了当天的最后一场戏,旁边的工作人员赶紧快步上前给他披了一条厚毯子。导演高喊着大家辛苦今天早收工换来一片欢呼声,香藤跺着脚抱着热水壶就急匆匆地钻进了暖气升腾的车里。

            他一回到酒店舒舒服服跑了个热水澡,头发都没擦干就迫不及待地跳上床给岩城打了个越洋电话,满心期待着劳碌了一天后爱人低沉温柔的声音能吹走他的疲惫。

            然而音乐响了许久直到机械的女声提示音传来岩城还是没有接电话,香藤隔了几分钟又打了几次依然是无人接听,他有些疑惑,想了想便拨通了清水小姐的号码。

 

            “喂您好,我是清水,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清水小姐的语调轻快,香藤这才想起来自己落地就换了新号码,难怪清水小姐不知道是他。

            “清水小姐你好,我是香藤。我想问一下岩城在办公室吗?我打他的手机号码,一直没有人接。”

            “啊岩城先生今天没有来事务所。”清水小姐有些迷茫,这两人结婚近十年仍如胶似漆,尤其是香藤先生都恨不得长在岩城先生身上,对彼此的行程都是再熟悉不过了。“他说今天有重要的见面所以请假了。”

            重要的见面?

            香藤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岩城的指尖轻叩击着大腿,估计香藤差不多快打电话来了,迎着女医生暧昧的目光淡定地说了句抱歉,星野七海笑得一脸八卦慢悠悠起身出去接水,还细心地关上了门。

            屏幕上显示六个未接来电,岩城的神经咯噔了一下,回拨过去那边的男人笑得爽朗又充满危险的意味:

            “岩城先生,‘重要的约会’指的是什么呢?”

TBC.


啊有孩子的岩城先生,总感觉大概就是抱着小小的洋介的时候坚定又温柔的样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