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点梗】Shoulda, Woulda, Coulda (全CP/刑侦向)01+02

承诺的点梗。

小伙伴们不用担心这只是个番外。

设定是刑侦方向的,基调有点悲惨。有什么建议欢迎提出来哦!不过也请尊重我,毕竟写文不容易。

标题可以翻译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01.


    这片死水臭得要命。


    段宜恩皱着眉头捏捏鼻子,拿出两副橡胶手套戴上,立在警戒线前静静等待着蛙人上岸。

    三名潜水人员在水中托举起一个深蓝色的防水包向岸边大批的警察挥手,然后拖拽着那两米长的袋子向湖畔靠拢。


    段宜恩蹲下身子,瞄了一眼袋子鼓胀的程度不禁微微松了口气。

    如今正值酷夏,每次出勘关于沉尸水沟的现场他都是提心吊胆的,纵然实战经验在同辈里也可算得上是老手,高度腐烂尸体的味道和腐败发黑的静脉网还是常常能让他的胃翻江倒海一阵。  


    随着拉链被一点点打开,一张精致姣好的面容和凹凸有致的躯体渐渐显露出来。

    死者是一名年轻女子,肤白貌美身材曼妙,在世时必定是个招蜂引蝶的大美人儿,可惜现在不过是一具了无生气的尸首,被打捞上来前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湖底,唯有周遭潺潺的水声和不时有过的小鱼陪伴。

    段宜恩的脸色难看得紧,旁边的助手从未看到过他这样,询问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段宜恩的高声呼喊打断了:“Jackson你过来看看这个。”

    正在指挥全局的王嘉尔颠颠儿地跑过来:“哟捞上来了?让他们运解剖室去吧,我这忙着分配任务呢尸检的事就交给你了。”

    “不是,”段宜恩表情沉重地一指平躺的女尸,“你不觉得这张脸在哪儿见过吗?”

    王嘉尔歪着头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忽然往后一跳蹦出去老远,颤抖着抬手:“这这这这……”

    段宜恩掰着女尸的下巴看了几眼她脖子上的伤口,又做了简单的尸表检验,边脱手套边跟助手交代:“装运尸袋里送去法医中心吧。”

    他撑着有些发软的膝盖站起来,王嘉尔还是呆愣愣地伫在那里,满脸震惊。


    “头儿,让蛙人下去捞了,钱包手机身份证明一类的都没捞到,看来就是裸抛。头儿?头儿?”小警员喊了王嘉尔两嗓子那人才回神:“啊?”

    “老大你发什么呆啊?”小警员怒,“我说没有找到能证明身份的东西。”

    “没有就没有吧,我已经知道死者是谁了。让有谦过来看一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痕迹。”王嘉尔深深看了段宜恩一眼,叹了口气。

    听出来是老大的熟人,小警员识相地闭上嘴跑去找负责痕检的金有谦交代工作去了。


    “你先去法医中心吧,我还有点事。”助手点点头开始收拾工具,段宜恩走到王嘉尔跟前拍了拍他的肩:“看来你我要去拜访老朋友一趟了。”


    王嘉尔目送着那辆运尸车慢慢远去,半晌不语。






02. 

    

    林在范的未婚妻死了。

    案子负责人是王嘉尔。

    出勘法医是段宜恩。

    痕迹检测员是金有谦。


    真是讽刺。


    林在范是王嘉尔同届的兄弟,曾在警校是轰动全院的风云人物,个子不高身形偏瘦,总是笑眯眼看上去很好欺负的样子,却能一击摔倒300斤的壮汉,枪法之精准在模拟实战中曾三分钟内点射四十六位敌人,招招致命。

    对于王嘉尔来说,林在范不仅是挚友还是恩师,两人同在特情大队六年,卧底在毒枭金长政手下长达五年,最后三日围剿行动大获成功,王嘉尔从此被调入重案组担任组长,林在范却一纸辞呈断送了自己的光明前途。


    他说:“有个人不高兴我做这么危险的工作,我也想好好活着陪在他身边。”


    次日,段宜恩的同事兼搭档朴珍荣以身体不适为由辞职,不久后即被市内最负盛名的司法鉴定所高薪聘用。

    

    所以知道林在范订婚的时候,王嘉尔一不小心砸了警察局长最爱的那盏琉璃灯。


    “今天周末你们两个不去约会,怎么到我家来了?”林在范给两个兄弟泡上绿茶,还特地拿出家里的巧克力蛋糕招待王嘉尔,看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兴高采烈的模样不禁一笑。

    王嘉尔和林在范是生死之交,有些话不便开口,段宜恩知道他的难处,啜了口茶主动摊牌:“虽然很抱歉带给你这样的消息,我们也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你的未婚妻郑孝敏小姐于今日被人发现死在乐天公寓附近一个待修的人工湖里,我们是来通知你去法医中心认尸的。”

    林在范拿在手里的玻璃杯“哗啦”一声落在木地板上摔成碎片。


    “所以我要跟你们走一趟了?”他是警校难得一见的人才,自然熟悉流程。“等我换身衣服吧。”

    “在范哥!”王嘉尔舔着勺子叫住他,“今天家里有来客人吗?”

    林在范一顿,接着摇摇头:“不,就你们两个。”

    王嘉尔咬唇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染上一抹复杂。


    法医中心里,当段宜恩掀开女尸上的白布,林在范的眼眶接着就红了。

    他跪在停尸间哭了许久,王嘉尔不忍心打扰他,拉着段宜恩在走廊上坐着。

    他给朴局去了个电话交待清楚事情的原委,朴局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建议他出于避嫌考虑,理应不插手这个案子。


    “朴局,你相信我吗?”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