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宜嘉】静水深流(ABO/HE/现实向)Chapter 2

于是我还是纯洁的没有开车。

脑洞来源于see the light歌词,写得太有代入感,是我的错。


Chapter 2.


    临近新年的时候每个公司及旗下艺人都格外忙碌。

    王嘉尔从练习室里出来就马不停蹄地往SBS人气歌谣的录影棚跑,连口水都没顾得上喝。

    因为感冒刚好的缘故他不得不翻出衣柜里最厚的那件大衣穿着,又被朴珍荣哄着多套了一层毛衣,里里外外三四件,包得和个粽子一样就露了俩眼睛,暖和是够暖和,在开着空调的车里他渐渐感到燥热。

    明天还得飞回中国。王嘉尔在车里眯着眼打盹,心想这种日子真是让人兴奋又痛苦。


    拜托了冰箱开播以来他的存在感在中国暴涨,一时间他就成了人气最高的综艺网咖。有时候翻着视频底下的留言,王嘉尔为有那么多喜欢他支持他的粉丝而雀跃,也知道他的路还有很长。

    所以他要更努力才行。

    强迫自己元气满满的王嘉尔一不小心拉到了自己的腰,瞬间的刺骨感让他痛得呲牙咧嘴。

    他现在比起刚出道时很少做MAT了,毕竟随着出道时间增长他们的名气日渐水涨船高不再需要靠着翻跟头引人眼球,再者MAT虽然酷炫,却是以牺牲年轻肉体的健康透支未来为代价的。

    他的母亲早年是国家队的体操运动员,灵活的身姿曾在赛场上如白鸽起舞,现今却常常连坐都坐不下,从香港飞韩国四个小时的短途国际航班撑下来都很艰难。他有时候和母亲打电话,夸耀自己在舞台上的空翻是多么赚人尖叫,他的妈咪都在那头隐忍地哭。

    没有人比她更明白那种滋味了。

   

    他和段宜恩在这方面也算是难兄难弟,不过段宜恩身子更轻盈灵巧,落地受到的冲击稍缓一点,又不像他一样早年旧疾累累,做起MAT来竟比他这个专业运动员还要得心应手。

    人瘦了不起啊。

    王嘉尔每次被迫减重一日三餐顿顿清汤寡水的时候就看着段宜恩的细胳膊细腿满心愤怒。


    不过段宜恩是真待他好。

    他有次做MAT伤了手腕一个人躲在摄像机的死角里挂着僵硬的笑容揉着骨节,队友们都挤在镜头前耍宝,段宜恩和他隔了两个站位却悄无声息地挪到他旁边轻轻在背后给他按摩手腕。

    这次他腰部受伤疼了小半个月,在宿舍里也是段宜恩给他打热水贴膏药做按摩,忙得王嘉尔都觉得自己不是伤了是瘫了。

    今天晚上回去要换一片了啊。王嘉尔一边捏着自己的腰一边寻思。


    段宜恩在studio里打着拍子的时候,旁边的金有谦正在往嘴里塞面包。

    下次回归定档在明年春天,PD曾表示希望这次的专辑能收录他们的自作曲,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谦掩盖不住的高兴表示积极参与,经纪人当天也找段宜恩谈过希望他能在这方面主动一些。

    “毕竟长久做MAT根本不可能……Mark你的声线很好,这次如果你能做得来,以后还可以往制作人的方向发展。而且你们的自作曲,粉丝也会更买账。”

    段宜恩这个人不爱说话,骨子里却有着处女座的偏执和倔强。

    一旦他下决心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公司只以帮助名义派了一名制作人给他们,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们放开手干。

    以前他们也有偶尔参与过制作,不过都是些小打小闹,上真刀动真格这还是第一回,饶是作曲课一向成绩优异的有谦也很苦恼。

    

    段宜恩这段听了不下三十遍,每次听完都会思考一会儿然后在纸上写写画画。金有谦在旁边眼睁睁看他哥报废了大半个笔记本。

    “有谦你来听这边,改成crescendo会不会更好一些?”

    金有谦咽下嘴里最后一口面包差点被噎死,喝了点水揉揉已经发痛的耳朵回位开始工作。


    这次的歌初步规划是首慢节奏的抒情曲,朴路荣也提醒过这样的曲子粉丝会更加痴迷。

    “毕竟就像爱人给的歌一样。”

    经纪人说这话的时候段宜恩不自觉地看了眼王嘉尔,那人感觉到他的视线侧过头来朝他咧嘴一笑。

    爱人给的歌……吗。

    

    他打拍子的时候,就会想起王嘉尔那双眼睛。

    黑亮又湿漉漉的,带着点儿无辜和玩闹的意思看着他,比Coco的眼睛还要纯粹。


    他和王嘉尔虽然是临时伴侣,肉体上的纠缠却没有改变情感上的联结,目前那小子依然觉得段宜恩是好队友,好兄弟,最好的buddy甚至是soulmate。他也从来没想过要跨越什么不可触碰的界限,只觉得王嘉尔开心就好,将来找个爱他的靠谱Alpha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他对此表示很不开心。

    

    JYP里有一部分Omega练习生和艺人,没有固定伴侣的一般会被分配一位临时Alpha——这只是向本能的一种妥协。很多临时伴侣关系的A/O到最后还是朋友或者兄弟姐妹,也有的“因祸得福”从此喜结连理,当然分道扬镳者也大有人在。

    段宜恩讨厌这种生物本能的关系,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很脆弱一样,却又不得不折中。

    按说他和王嘉尔作为从练习生时期就互相支持鼓励的朋友,赤诚相对时应该尴尬的要命,可真正来临却如春泉涌动般绵长自然。

    大概是因为王嘉尔发情期时很放得开,所以才能如此圆满地达到生命的大和谐。


    做完一直纠结的part后金有谦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直嘟囔动脑比练舞还累,他拍拍弟弟的杂毛表示今天干得不错值得鼓励。

    回宿舍的路上他鬼使神差地绕了弯路,停在Omega诊疗所门口的时候他自己也不明白他一个Alpha为什么来这里。

   他扶上把手的时候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楚慈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和格子围巾,有些惊讶地看着他:“Mark?”


    “坐吧,想喝茶还是冰咖啡?”楚慈没有穿她的白大褂,身着便服就像邻家姐姐一样随和,她和段宜恩间多用英语交流,偶尔也会掺杂一些中文。

    “冰咖啡吧,谢谢。”

    楚慈从她的小冰箱里拿出一听罐装咖啡扔给他,搓搓手在他对面坐下:“不好意思啊看诊时间过了之后暖气就停了,所以有点冷。”

    她自己倒了杯热水捧在手心里:“你是为了Jackson的事情来的吗?”


    他的头又开始痛了。

    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的王嘉尔不得不用牵强的笑容掩盖这一事实。

    陆星材在旁边叽里咕噜说些什么,听在他的耳朵里那些声音都好像被放大放慢扭曲了一样。


    他每次发情期前都会经历头痛,楚慈带他回医院做过CT和fMRI,报告结果一切正常,她给的解释Omega在发情期前后本就脆弱,激素水平和内分泌的变化容易被外界因素打乱,他的工作狂人特性让他在电视机里大放异彩也带给他不可避免的伤痛。

    以前段宜恩和他睡一屋的时候,经常会从上铺爬下来给他按摩头皮。他会脸朝外蜷着身子,段宜恩在背后环抱着他,炙热的呼吸绵延着喷洒在他脖子后敏感的皮肤上,连带着其下的腺体都似乎在微微颤抖。一张狭窄的单人床上挤了两个男人本是极不舒服的,他却夜夜睡得安稳。

    后来两人分住他跟Bambam一屋,需要被照顾的小孩没给他火上浇油就算不错,更不指望他能心细如发地体谅王嘉尔细微的痛。

    他综艺方面的潜能很早就显山露水,现今更是如日中天,经常来回跑在镜头前耍宝装帅卖蠢,朴珍荣经常看不下去提醒他要注意身体,他就笑笑撒个娇。

    我怎么可以退缩。

    他曾面对着变换的灯光,数十台机位和无数的观众捏紧拳头。


    旁边的陆星材见他没对上台本轻轻拐了他一下,王嘉尔就立刻挂上那可爱阳光的笑容。

    

    “注意不要伤到生殖腔就好,一旦成结是很麻烦的。”楚慈弯起食指敲敲桌面,“至于你说的头痛问题,这我也没办法只能给他开一些药,关键是Jackson他太忙了,天天这样熬一般人都受不了,他已经是很抗折腾的Omega了。”

    段宜恩点点头:“我的Alpha片剂吃完了,可以再拿一些吧?”

    Alpha片剂相当于Alpha用避孕药,很多Alpha担心有副作用对这东西很是忌讳,所以一般都是Omega在服用避孕胶囊。

    “当然可以。”楚慈顿了顿,笑着打趣他:“说实在的你可以算是这里最称职的临时Alpha了,一般临时Alpha是不会来这里,也不会主动要求吃片剂的。”

    Omega避孕胶囊里的成分会加剧头痛。之前楚慈曾经无意间告诉过他这一副作用。

    从此他就开始尽量吃Alpha片剂,希望那人的生理负担能轻松一点。

     “关于你说的腰痛,我这里正好有一些艾灸棒,你拿回去给Jackson用用吧,活血化瘀的。”楚慈在抽屉里翻了一下拿出一个散发着药草香的盒子递给他:“上面有说怎么用,小心别烫到他。”

    

    段宜恩要走的时候天色已黑,楚慈叮嘱他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想了想又来一句:“别真的标记了,解除标记对于现在的你们可是很麻烦的。”

    他摇摇头说:“我没有那么想过。”

    楚慈盯着他半晌,忽然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我看不见得。”


【宜嘉】静水深流(HE/ABO/现实向)Chapter1

心血来潮的ABO文,作者人懒拖延癌晚期,没得治。

CP暂定宜嘉,其他的可能会看着加入。

欢迎再评论区勾搭我。

食用愉快!


Chapter 1.



他最近头有点痛。
Got7的综艺担当、funny man、超级大活宝王嘉尔,也有累得连抬抬嘴角都是奢望的时候。
机场广播甜美平缓的声音提醒登机,他压低帽檐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尽量无视周围的窃窃私语和多次在他身边打转儿的可疑旅客。
他们现在在宿舍做什么呢?王嘉尔拿起旁边的矿泉水猛灌了一口,清甜的水流滋润了干渴的喉头,也让他焦灼的心不再那么烦躁。
估计还没起床。
想到成员们一个接一个在床上睡得东倒西歪昏厥不醒而他还要在机场里彻夜挨冻赶红眼航班,王嘉尔有些委屈地撇撇嘴。
世道不公啊。

上飞机后他跟空姐多要了条毯子包着酸痛的腰部,戴上耳机掏出眼罩补了个短暂的觉。
十二月的首尔冷得令人跺脚,王嘉尔搓了搓手哈着气,拖着随身行李箱打了辆车直奔宿舍。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喊了他好几声他才艰难地苏醒,连日不眠的空中飞人生活让他哪怕只有三分钟都能陷入沉睡,此刻他觉得上下眼皮就像被人拿黏兮兮的胶水糊了好几层一样。
他进屋把行李往宿舍一放,踢掉了鞋子连牙都懒得刷,跌跌撞撞摸到自己的房门进去外套一脱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真的太累了。


段宜恩是第二早起床的那个人。
最早起床的朴珍荣已经翻着冰箱找鸡蛋和火腿准备做简易早餐了。 
段宜恩今天没有日程,洗漱之后就抱着Coco腻歪来腻歪去,朴珍荣拿锅铲给鸡蛋翻了个面:“Jackson是不是回来了?我昨天睡到一半听见有人开门。”
“我刚才去看过,睡得很死。”段宜恩拿了一小片火腿逗着怀里的白毛小狗颠儿来颠儿去,“他今天没日程,随便睡。”
“Jackson最近也是辛苦啊。”朴珍荣感叹,扭过身子拍拍段宜恩的窄肩,“你可要多关心关心他。我记得他的发情期很近了?”


要不是王嘉尔第一次发情期的时候信息素井喷,谁也不曾想到他是个Omega。
总是阳光地笑着,精力永远充沛,曾经的击剑运动员一身匀称的肌肉,天天闹闹腾腾连PD都无可奈何的犬系王嘉尔,性别未觉醒前怎么看都是Alpha标配。
所以当他在舞蹈课上抱着胳膊颤抖着倒下去的时候,段宜恩眼睛都红了。周围有几个分化完成的Alpha,舔唇喘着粗气带着生物原始本能打量着那人湿透的嘻哈裤,在旁边的段宜恩更是脑子都要爆炸了。
他驱赶了其他心怀不轨的Alpha,抬着王嘉尔的胳膊拉他往屋外走去公司的Omega休息间——其实也就是提供给发情期Omega舒缓欲望的——一进门王嘉尔仰着头往床上一栽,段宜恩顺手把门一锁,顿时就冷静了许多。
他本想在休息室里翻着看看有没有什么抑制片剂或者工具,转身一看王嘉尔裤子都退到脚踝,Omega发情期的体液在纯白的床单上晕出小小的一块儿水渍,整个房间每个角落都被Omega甜美的信息素争先恐后挤满。
他来之不易的冷静接着就飞走了。

理智在性上从来都无法战胜本能。


所以他成为了王嘉尔的临时伴侣,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就是在他发情期的时候上他。
公司认为这样的安排也是别无他法,后来他们双双被选中在同一个组合出道,朴路荣还庆幸地松了口气说那就不用再给Jackson安排别的Alpha了。
权宜之计变成了最好不过。
段宜恩是很高兴的,一想到Jackson会有别的临时伴侣他就心烦意乱,就像一锅将开未开的水,表面上风平浪静,底下滚流涌动。
这一切都是Alpha的本能。
不,或许不是。有些时候心底总有另一个微弱地声音反驳他,他都不去细想不去追究。
人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Coco在他怀里叫了两声,抱着他的指尖“嗷呜”一下咬了咬弄得段宜恩有点痒。


王嘉尔睡醒的时候窗帘还是拉着的,旁边早已空荡荡没有了余温,看来Bambam已经离开很久了。他照例摸来床头的外套找手机,开机后屏幕倏然亮起刺得他眼睛一疼,一看时间已经是14: 53。
这一觉真是长。


他今天没有日程要跑,王嘉尔盘算着趁这个空闲去拜访一下医生,他多多少少能感觉到自己的发情期临近,荷尔蒙调节片剂和避孕胶之前发情期后就没剩多少,他要去“进点货”以备不时之需。
段宜恩坐在沙发上和崔荣宰杀得正酣,看王嘉尔穿个大衣就准备出门他把游戏机一甩走到玄关,从旁边的衣架上取下一条围巾给王嘉尔围上:“外面冷,你感冒刚好别穿太少。”
用的是中文。
王嘉尔一愣,然后笑起来一口白牙都露得好看:“嗯。”


“哈哈哈哥我赢了!”崔荣宰兴奋地一抬头就看见他Jackson哥对着Mark哥笑得一脸冬天里的小太阳,顿时心情就郁闷了了,正好这时候Coco走到他旁边蹭他的小腿,崔荣宰一把捞起Coco碎碎念:“Beta就是没人权啊。”


Omega协会派遣常驻JYP的医生有两名,负责韩国本国练习生和偶像的名叫朴美研,是个Beta;负责海外练习生和偶像的名叫Yvonne,与段宜恩一样是美籍华裔,却是个Alpha。
王嘉尔知道她的身份后倍感亲切,问她的中文名字,她一笑,轻轻着说:“楚慈。”
普通话差如王嘉尔,也莫名地觉得她的名字和她一样美。
王嘉尔的档案自然归在楚慈那里。楚慈比他年长三岁,性格强势又温柔,也真正地关心他。第一次发情期后他意志消沉,对自身的性别充满了压抑的愤恨,对未来又常常是怀抱着恐惧的心情,周围关系好的练习生们时不时投来些许同情的目光,加之父母知道他的性别后心急火燎又不能陪在他身边母亲急得直掉眼泪,这一切压在他心上痛得他喘不过气。
那段时间他连段宜恩都不想见,即便那人在名义上成为了他的临时Alpha,王嘉尔也总是想尽办法躲他。
是楚慈慢慢开导他,如水滴石穿,一点点凿掉他的不安。她指导段宜恩如何做一个称职的临时Alpha,也教会王嘉尔正确处理发情期的方法。王嘉尔心中对她很是感激,自然生出了几分公事之外的亲近,也不再排斥去Omega诊疗处。

今天诊疗处的人很少,王嘉尔在前台登记了名字就被护士小姐领去了楚慈的办公室。

“我看了一下你上次的记录,按时间算发情期确实就在最近。”楚慈说着从桌上拿起一摞厚厚的报告开始翻,“不过我还需要给你做个激素测评,这样的话能比较准确的知道大概日子。你用抑制剂的次数太多了,这次还是走正常流程,反正那么大个Alpha不用白不用。”
楚慈为了避免尴尬通常用词很委婉,这也不能阻止王嘉尔难得因为害羞而脸微红:“可是我最近通告……”
“通告没你健康重要。”楚慈打断了他的话头,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我可以给你点药缩短时间就是了。”


王嘉尔出门的时候意外看见段宜恩站在门口,他搓着手跑过去看着段宜恩光溜溜的颈子冻得通红有些懊恼,想扯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却被段宜恩按住了。
“我不冷。”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今天珍荣提醒我你的时间快到了。”段宜恩左手滑进衣服里摸摸他脖子后的那片软肉,“我觉得你肯定会来这里的。”
“那你也不陪我来!还有居然是珍荣告诉你的?Mark你能不能真诚地关心一下我?”
段宜恩看着他的脸像河豚一样鼓起来还嘟着嘴,忍不住笑了。
“我也没闲着啊。喏,打包的cheese意面和炒年糕。”段宜恩冲他晃了晃手里还冒着热气的塑料袋子。
“嗷Mark我太喜欢你了!”王嘉尔眼睛亮闪闪地盯着饭盒,“我们快回去吧,凉了不好吃了。”
果然吃饭才是第一内驱动力。段宜恩看他像个小孩子一样,伸出手拍拍他顺软的银发。
“Yvonne怎么说?”
“她说要给我做激素测评,抽了一管子血,下手可狠了。”王嘉尔委屈的伸出食指,粉嫩的皮肤上赫然有个针头大小的采样伤口。“你看你看!”
“那她有说这次怎么办吗?”
王嘉尔明白他的意思,脸腾地一红,别扭着不敢看他:“就……就走正常流程呗。”


段宜恩看他这幅样子本想逗逗他又怕他炸毛,于是揽过他的肩膀轻轻地说:


“走吧,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