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獒龙】遥遥无期(AU/ABO/双穿越)1.

我写码写得崩盘。

在图书馆里,学习的海洋中,码下了这篇文。

现实世界的龙队和ABO世界的龙队互穿,私设如山,雷点如海。

写着玩儿。

拒绝谈人生,拒绝教做人。



    “这他妈算个什么事儿啊。”张继科深吸一口气呼啦几把脸,三天没刮的胡渣刺得他掌心微微犯疼。“我就想给你说一句,这么多年了好歹得有个头,你要觉得别扭就当我没说,你要不想和我当兄弟,觉得我这人龌龊我也没办法不是,但我总得对得起自己。”

    马龙死死握着手机,仿佛这人在说什么疯话——不,他就是在说疯话。

    “继科儿,”他的声音很轻,软得像是从遥远的天边飘来,“你话是这么说,但你让我怎么做。”


1.


这很不对头。

马龙躺在床上安静如鸡地想。


明明是和女友出来甜蜜旅行,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腰很酸,脖子疼,腿还合不拢。

我一定是在做梦。

马龙翻了个白眼,扯过被子蒙上头,拒绝直面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


没想到西班牙治安这么差,去他娘的发达国家,好好度个假都能莫名其妙被人上了。

马龙翻了个身子,表面平静,满心怒火。

这要让别人知道了,他用膝盖都能想到明天国内众多小报的头版头条:

——世界冠军异国惨遭绑票,当事人疑似失忆又失身。


妈的大新闻。


失身的帐以后再算,大老爷们儿大不了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当下紧急的问题是怎么才能逃出这个鬼地方。

马龙悄悄探出头来打量了一下周围,心里盘算着逃跑路线,他在被窝里活动了一下手脚,没有像电影里一样被杀猪扣五花大绑,马龙的心里还是非常激动的。


看来这绑架犯业务水平不行,应该是个新手。


门外传来哒哒的脚步声来来去去,忽然朝他这个方向慢慢逼近,马龙紧张地脚趾都弓了起来,赶紧缩进被子一闭眼开始装睡。

有人开了门,掀开被子带来一股凉气,马龙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下一秒床的半边塌下去一块儿,温热的胸膛凑上来贴着他光滑的脊背。


背后的人不太老实,粗重的呼吸喷洒在耳后那一小块儿格外敏感的肌肤,左手顺着他腰侧的弧线从背后色情地摩挲如蛇穿行滑到腹部轻轻揉着,粗糙的指尖一点点往上摸着软嫩滑腻又不失弹性的肌肤,直到停在胸前敏感的乳头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唇覆上他脖颈那块凸起的小骨磨了一会儿,突然张嘴换了犬齿开始轻咬。


操你妈的狗变态。


更让他惊恐的是,剑拔弩张的气氛令他的大脑格外兴奋,紧绷的神经和暧昧的交缠让肾上腺素的分泌前所未有的活跃,这直接导致了一个他死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他居然被一个变态摸硬了。


马龙右手攥紧了床单蓄力,估摸着找个最佳时机回身一拳打断人鼻梁骨,突然虚掩的门外传来婴儿微弱的啼哭,由抽泣到嚎啕,背后的人顿了一下,亲了一口他白嫩的耳垂:“汤圆饿了,我去给他冲奶粉,你再睡一会儿,等大蟒他们来了再起床。”


声线沙哑而低沉,带着男人特有的荷尔蒙爆棚的慵懒和磁性。

吓得马龙“噌”一下子就从床上一个咸鱼翻身跳了起来。


“张继科儿?!”



马龙是被手机闹钟吵醒的。

他模模模模糊糊地喃喃了一句“继科儿我困”,以往这种撒娇的语气后他会享受到免费的关机服务以及附赠一个黏糊糊的吻,然而今天,正当他想抱着被子换个面儿继续沉浸梦乡的时刻,他收到了一个高分贝的尖叫外加背上的一巴掌:


“马龙你给我说清楚你刚才在叫谁?”



“哎你小心着点儿你的腰。”张继科完全无视马龙一脸震惊的表情拉他下来摔进床里,翻身上位捧着他的额头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口:“今儿咋了一惊一乍的。”



马龙觉得应该是自己还没有睡醒。

他家的双人席梦思大床呢?他那满满一柜子的手办呢?张继科呢?他的崽儿呢?

旁边这人又是谁啊。


马龙在床上坐起来,赤裸着上半身机械地转头盯着旁边怒气冲冲的女人好一会儿。

然后决定小臂一挥被子一扯倒回床上蒙头大睡。

TBC.


评论(41)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