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宜嘉】静水深流(现实向/ABO/HE) Chapter 8

Chapter 8.


    马不停蹄忙完年末的告别舞台和年初的新年活动,Got7除了得到经纪人实心诚意的夸赞外,还被额外告知公司突然决定放他们一周的假期,崔荣宰当场就抱着Coco跳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看得其他队友目瞪口呆。林在范摸着下巴笑眯眯打趣他:“看来以后MAT的重任可以交给荣宰了呀,毕竟哥哥们年龄大了呢。”

    崔荣宰一听立马安静地缩在角落里乖乖坐好,他怀里的小狗子叫了两声不知道是不是在骂主人宛如一个怂逼。


    “放你们假也是为了你们能打起精神来认真准备今年三月份的回归啊。”朴路荣扬扬手里的计划案,“可别玩儿太疯了,回来以后的工作强度可是超高的呢。”

     “知道了知道啦!”Bambam和林在范已经掏出手机来给家人打电话,崔荣宰和金有谦乐颠颠儿地跑回房间收拾行李,段宜恩和王嘉尔在低头发短信,只有一向温和懂事的朴珍荣在认真地听经纪人的唠叨,还不时很给面子的做出沉思状。

    朴路荣看着闹闹腾腾的一屋子翻了个白眼,摇摇头又跟公司的人打电话去了。


    王嘉尔洗过澡就披着毛巾窝在沙发上打单机游戏,他忠实的游戏基友崔荣宰怀抱着回家度假的激动心情此刻正在上蹿下跳收拾行李外加兴致勃勃规划假期,完全把他遗忘在脑后,连Coco挠他裤脚要抱抱要亲亲要闹闹的撒娇都顾不上理。

    段宜恩洗了两个苹果凑过来,递给他一个,王嘉尔摇晃着游戏机连头都没抬:“Marky放桌上吧我马上就要赢了!快点!Go!Go!”

    最后他拉风的大黄蜂还是屈居第二,王嘉尔不开心地把手机一扔抓过段宜恩洗好的苹果狠狠咬了口泄愤。

    电视里在放送各种年初舞台和综艺节目新年版,王嘉尔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苹果核一丢就准备洗洗睡了,旁边的段宜恩拽了一下他的衣角:“假期你打算怎么过?”

    “我不知道哎。”王嘉尔双手一摊,“现在订机票回家有点晚了,而且香港最近又不是假期,估计就留在宿舍吧。”

    段宜恩点点头:“你要是突然回去,爸爸妈妈肯定有的忙。”

    “是啊,我妈她身体又不好,不想再麻烦他们了。”王嘉尔听着房间里崔荣宰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跟父母打电话的吵闹声,有些无奈地笑笑:“真是羡慕荣宰他们啊。”

    “要不然我们一起去LA吧,现在不是圣诞节假,飞机票还有很多。”段宜恩目光殷切地盯着他,“上次因为你到处跑综艺没跟我们去LA,事后不还埋怨了好久?”

    段宜恩说的是去年五月的事了,那时候王嘉尔忙着一家杂志的个人拍摄和接SBS人气歌谣主持的准备工作,所以剩下六人去LA在段宜恩家里泳池撒欢儿的时候王嘉尔还在录影棚里嚼泡菜,他也没能赶上他们为Bambam庆祝生日办的party。

    之后每每提起这个王嘉尔都是一脸怨念,段宜恩就哄他说下次谁都不带只带他一个,惹得几个弟弟纷纷喊他偏心。

    “就偏心了怎么的吧!”王嘉尔得意洋洋地冲弟弟们扬起下巴,兴高采烈地拆了个冰激凌。


    “听上去蛮不错的哎。”王嘉尔歪头考虑了一会儿又问:“不会太麻烦爸爸妈妈了吗?”

    “不会的。”段宜恩摇摇头,“我弟弟回学校以后我爸妈就去旅游了,家里房子是空着的。”

    “Yoho!就这么定了!我去收拾行李!”王嘉尔连跑带跳地飞进卧室开始叮叮当当收拾他的物件。经纪人正好推门进客厅,一看只有段宜恩一个人坐沙发上。

    “哥。”段宜恩站起来冲经纪人一笑,摸摸鼻子道:“我有件事想要问你。”

    朴路荣脸上写满了问号。

    段宜恩虽说年龄是团里的大哥,却因为语言不通时而闷骚,难得跟他主动搭话。

    “我们公司里,是不是有个叫权宰烈的练习生?”


    “好几天前他来过我这里,问过我Jackson的性别。”楚慈吹了吹手里的热咖啡,“看样子好像也是JYP的练习生。”

    年终检查完毕后段宜恩跟王嘉尔说让他先回宿舍,楚慈有话跟他交代,王嘉尔嘀咕着什么大事呀还要瞒着我,虽心不甘情不愿还是裹上外套走了。

    段宜恩敲开楚慈办公室的门,年轻的女Alpha正在就着咖啡服用抑制剂,见是他来了下巴一勾指向对面的椅子:“坐。”

    “你们医生也要吃这个?”段宜恩抓起她办公桌上的抑制剂瓶子好奇地转着看了看。

    “Omega协会的Alpha医师可不是个好差事。”楚慈拿指尖点点桌面:“整天被一群Omega环绕,听上去是进了温柔乡,工作的时候可是感觉掉了泥潭沼啊。”

    “别说我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说的那个叫权宰烈的人……”段宜恩假装看不见楚慈一脸看戏的坏笑,“都说了什么?”

    “那孩子来找我,在我这儿门口徘徊了好久和个跟踪狂一样影响不好,我就请他进来了。”


    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经纪公司都会要求Omega协会的医师对他们手头的资料保密。对于尚且年轻的团队,成员的性别问题大都极为模糊的。也有不在乎者公之于众,当然利用性别炒作者也大有人在。

   

    回到宿舍的时候王嘉尔正躺在沙发上和Bambam打游戏,一见是他就懒洋洋地招呼他:“Marky我脖子疼。”段宜恩就脱了围巾和外套把冷凉的空气挂在衣架上,走过去坐下,王嘉尔很是上道地一抬头枕在段宜恩的大腿上舒舒服服继续和Bambam厮杀。

    Bambam:……我不做人了。

    

    一局打完后Bambam找了个借口跑了,王嘉尔也收了iPad。

    “Yvonne和你说了什么?”一脸不服。

    段宜恩揉揉他的头发笑得宠溺:“她的醋你也吃?”

    王嘉尔耳朵红了一下又挣扎着戳了一把段宜恩的胸,“别转移话题!”

    “她说让我在床上对你温柔一点。”这么少儿不宜的话段宜恩确是一脸一本正经。

    王嘉尔这下连脖子都红透了。


    “哦你说权宰烈啊。对确实是我们公司的,练习的时间不算太长,不过听说舞蹈功力是顶尖的,公司也很看好他。怎么,我们Mark感受到新人的威胁了吗?”朴路荣打趣道。

    段宜恩笑得一脸意味不明:“确实有点。”

    

    王嘉尔和他妈咪甜甜蜜蜜通话的时候段宜恩正在网上订机票,王夫人半真半假地埋怨儿子好容易放假也不回家陪陪她,王嘉尔就撒娇说怕她忙活累着再犯了老毛病,他嘴上语气可爱连带着身体的动作也多了起来,段宜恩觉得这是王嘉尔最可爱的时候,之一。

    “Mark我妈妈要和你说话!”王嘉尔把手机递给他,段宜恩接过来喊了一声伯母,王夫人声音还是娇俏温柔:“宜恩啊,每次都给你添麻烦,这次还要麻烦你多多照顾嘉尔了。”

    “伯母您说什么呢。”段宜恩瞥了眼旁边眼睛大大亮亮的王嘉尔,笑着说:“我应该的。”


    虽然两人说起对方父母的时候都是直接“爸爸妈妈”,演唱会上也不避讳,真到了和长辈直接私下沟通的时候还是互称伯父伯母,毕竟直接叫听起来总有种微妙的异样感。

    

    段宜恩又和王夫人聊了一会儿,把手机还给王嘉尔的时候王夫人还在夸他:“宜恩真是好孩子啊,嘉尔你多跟着人家学学。”

    说罢又是一长串嘱托,让他别丢三落四别在LA给段宜恩添麻烦,王嘉尔又是索吻又是亲亲腻歪了好一阵子才挂了电话。

    “段宜恩你真是中老年妇女的偶像啊!”王嘉尔忍不住揶揄他,“自从我妈认识你我都觉得你才是亲生的。”

    “说什么呢你。”段宜恩凑过去刮了下他的鼻子,意识到这个动作有点过于暧昧后尴尬地拉开了一段距离,王嘉尔倒是依然满不在乎的模样。


    加州是个好地方。

    夏不热冬不凉,人民生活幸福又安康。

    王嘉尔睡了八个小时醒来的时候空姐已经在广播里提醒要调直座椅靠背等待降落了,看着窗外的景象由层叠的白云变成繁华城市的鸟瞰,王嘉尔靠着段宜恩的肩膀等待降落前的耳鸣消失。


    到家后王嘉尔脱了鞋就迫不及待拥抱段宜恩卧室里那又软又香的大床了,天天在宿舍里打地铺那地又凉又硬硌得他身上老旧的伤痛犯起来常常折磨着他整夜整夜睡不好觉。

    段宜恩也换了衣服爬上来,王嘉尔作势要踹他下去:“你好多余啊段宜恩。”

    “我必须提醒你一下嘎嘎,这是我的床。”

    “可是我喜欢呀。”

    王嘉尔一脸理直气壮。

    “好兄弟,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

    “你倒是挺讲义气啊。”段宜恩撑着头半躺着看他:“所以你的东西还是你的东西?”

    “Mark你很上道呀!”

    王嘉尔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Mark我好困,睡了,午安。”

    “等等,刚才在飞机上睡了好久的人是谁啊?”

    “飞机那座位又硬又硌,我根本睡不好嘛!”王嘉尔耷拉着眼皮反驳,“不管了,我要睡觉!”


    被子盖到他鼻子的下方,王嘉尔毛茸茸的银色脑袋露在外面,就像是只裹着羽绒被的小仓鼠。

    羽绒被的弧度随着他的呼吸起起落落,段宜恩靠过去胳膊搭上他的腰,腿别着他的腿,瞧着他忽闪忽闪的睫毛微微笑着。

    你啊。


评论(41)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