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宜嘉】静水深流(ABO/现实向/HE) Chapter 6

你们这群混蛋Po真想打你们……


Chapter 6.


    Bambam和崔荣宰凑一块儿蹲地上吃泡面的时候,门被人用钥匙打开了。

    段宜恩拎着包架着昏昏欲睡的王嘉尔,看了眼极有默契同时抬头嘴角还挂着两三根泡面的弟弟们,一脸淡定:“Bam今天你睡我房间吧。”

    说完扶着王嘉尔的腰走进卧室“啪”一声带上了门。

    

    屋外的两个弟弟吸掉耷拉在嘴外挂了许久的火鸡面,挤在一起八卦。

    “看Jackson哥那样真是被折腾得不轻哎,Mark哥真是一点也不温柔。”

    “你又没趴他俩床底下,说不定只是Mark哥太持久了。话说Bambam你在这里吐槽什么呀,将来你要被确定是个Omega被架回来的人可就是你啊!我看有谦挺好的,估计是个Alpha,你们要不要提前沟通一下情感?”

    “呀西崔荣宰!”


    段宜恩提前打电话拜托朴珍荣帮忙在王嘉尔的房间里多铺上几层厚毯子免得硌到他,将半梦半醒的人缓缓放到柔软的垫子上,段宜恩替他脱去外衣只留下背心和底裤,换上宽松的睡衣关上灯在王嘉尔身边躺下。

    嘎嘎。

    月光从未关严的窗帘缝里偷偷溜进来,将对面人熟睡的脸颊上涂了一层柔和的银色,他的呼吸很平稳,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安静平和的气息。

    段宜恩在黑夜里睁着渐渐明亮的眸子盯着王嘉尔半晌,左手枕在头下右手搭上他的窄腰,将他整个人往自己的怀里圈了圈,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奶香味沉入梦乡。


    段宜恩这个人其实感情挺丰富的,虽然不管是练习生时期还是出道初期他都很沉默,冷脸的时候连朴珍荣都怕他,王嘉尔却伸着两根手指拉他的嘴角一边笑容灿烂地说:“哎我们Mark笑起来多好看啊!来,说Cheese~”

    他不是不想说话,是无话可说;他不是不想笑,是没有什么让他真正开心的事。

    刚和王嘉尔认识的时候他就觉得这小子一天到晚上蹿下跳的,对每个身边经过的人不论是同届练习生前辈后辈PD老师还是Staff都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成天逮着朴振英就叫“哥”,占尽前辈们的便宜;尤其喜欢skinship,和所有人都是勾肩搭背揽腰熊抱,简直就是行走的取暖机。

    总之和段宜恩完完全全就是正负极。


    王嘉尔和他由于相似的文化背景和语言环境很快熟络起来,他这人对别人的态度一向不咸不淡,因此就连平日里共同上课的练习生之中也没几个熟人,原以为王嘉尔这种性格交到新朋友很快就会喜新厌旧抛弃他,没想到王嘉尔非但没有因他的冷淡感到疲倦,反而更是变本加厉努力跟他搭话。

    渐渐地也成了能一起相约去喝排骨汤,一起练舞互相依靠,一起谈天玩闹大笑的朋友

    JJP出道的时候同辈的练习生就只剩下他和王嘉尔,两人住在一间宿舍宿舍,有时候经常在二楼的阳台漫无边际地聊天。

    不是没有压力,也不是没有过后悔,曾经的熟人朋友们出道的出道转型的转型,主动放弃者大有人在,被迫离开者也是多如牛毛。而他们还在,每日疯狂地唱歌跳舞,冬天的夜里蹲在暖气坏掉的宿舍门口分享一碗cheese拉面,打开窗户共看同一片万家灯火。每天都在来来回回中焦心地等待,公司的决定一拖再拖他已经渐渐不抱希望,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明天更看不见未来。

    

    “Mark你知道吗,要是没有你在的话,我可能早就放弃了。”王嘉尔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飘向远方沉没的那轮夕阳,他还是在笑着,段宜恩却觉得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他明白王嘉尔背负的远比他所牺牲的要多得多,放弃成为世界冠军的机会在另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里重新开始,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勇气。

    经常有节目的MC或者fan talk问他觉得哪个member对他最重要,或者是他最喜欢哪个队友,他的回答始终雷打不动:Jackson Wang。

    他让他看到人的无限种可能,在一举一动一言一语之间给予了他许多无形却宝贵的东西。

    比如坚毅,比如决心,比如任何时候都能笑着问他吃不吃排骨汤的云淡风轻。


    段宜恩那天很想告诉他,如果没有王嘉尔,他早就打包卷铺盖飞回美利坚过他的少爷生活,上个不好不差的大学,找份不好不差的工作,遇到个不好不差的人,过完这不好不差的一生。

    但是当他遇到王嘉尔,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忽然觉得,当他在垫子上翻滚跳跃,他身上背负的远不仅仅是段宜恩自己的梦想。

    他有了想要守护的人。

    那个人让他在最烦闷苦恼、最挣扎无果的时候,也依然在心内有一簇不灭的希望。

    我想知道,如果一直和你一起努力下去,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第一场演唱会,他指着观众席上亮起的片片荧光,指着远处一望无际的闪闪恒星,拉着王嘉尔说:“你看,多么好看啊。”

    王嘉尔冲他笑,眼角的细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反握住他的手小声回应他:“是啊,真美。”

   

    他回过头来注视着王嘉尔,第一次,他在一个人的眼里看到银河。


    一夜好眠。


   第二天段宜恩换了身衣服从房间里神清气爽走出来的时候,门外十只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他瞧;他面无惧色地穿过客厅到厨房拿了罐柠檬茶,对着客厅的方向说了一句:“你们要吃什么东西吗?”

    五个脑袋集体晃了晃。

    “那你们看我做什么?”

    众人随手捞起旁边的东西各自装作该干嘛干嘛。


    真是太诡异了。

    段宜恩摇摇头,从冰箱里拿出两个硬面包圈,又抓了几片三文鱼和一片芝士,煎鸡蛋的时候他听到王嘉尔迷迷糊糊跟Bambam和有谦说早安的声音,伴着硬面包烤好的脆响。王嘉尔扒着厨房的门框直勾勾地盯着他和他手里的芝士片,笑眯眯地夸赞他:“Mark你真的太棒了。”

    

    SBS新年舞台就在下周,经纪人打电话给林在范通知他们到公司练习室集合排练。王嘉尔叼着面包渣吵着要去,段宜恩走到他旁边用额头轻轻碰了一下他的。

    “你在发烧,休息一天吧,记得吃药。”

    四周的弟弟们拒绝正视这个画面,握着手机的林在范背过身去偷偷跟经纪人吐槽:“听到了吧听到了吧?”


    一个人在家是很无聊的,王嘉尔躺沙发上捧着iPad刷了会儿ins,看到fan拍的时候莫名其妙被戳到了笑点,手抖一下iPad迎面就砸到脸上,疼得王嘉尔嗷嚎一嗓子,拿开iPad就看见Coco跳到他沙发上抱着他开始左啃右咬。

    难得清闲。

    他抱起Coco翻了个身,午后的困倦渐渐袭来迷糊了他的大脑,王嘉尔趴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身上披了一条毯子和段宜恩的黑色连帽衫,王嘉尔揉着眼睛摁亮iPad的屏幕,晚上九点二十二分。

    一个午觉睡了七个小时,看来连月的奔波和三日发情期的消耗还是让他疲惫不堪。

    他拿过茶几上的手机给段宜恩打了个电话,对面嘈嘈杂杂人声鼎沸,段宜恩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回答的时候也是扯着嗓子在喊:“我们现在在外面!今天排练完经纪人哥说请吃宵夜!我们要去公司旁边的那家烤肉店!要不要给你带吃的回去!”

    王嘉尔听着段宜恩拔高到已经破音的腔调,憋着笑说:“好啊,一份排骨汤!还有一份炸鸡!”


    王嘉尔吩咐完就回到房间抱着电脑开始研究自己在综艺节目上的表现,琢磨着哪些部分还可以做得更好,等再听到开门声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队员们一个接一个进来都是一脸的劳苦。

    段宜恩提着外卖袋,招呼王嘉尔到客厅吃饭,他高高兴兴地打开袋子,一看里面的食物顿时瘪嘴:“为什么没有炸鸡!”

    “你刚刚度过发情期,这三天间歇就光喝了水吃了补充能量的饼干,现在不能吃太油腻的。”段宜恩认真地回答,掰开一次性筷子递给他:“快吃吧。”

    特意少加了油盐的排骨汤喝起来没有那么解馋,却暖烘烘滋润着空荡荡的胃,炒蔬菜和炖豆腐很快就见了底,王嘉尔打着嗝摸摸自己鼓起的小肚子:“啊这才是美味啊!这几天的能量饼干吃得我都快吐了!”

    

    Bambam洗完澡就跑过来闹他,三天没见他Jackson哥他可是憋得慌。林在范在屋子里和朴珍荣商量行程的时候听到外面Bambam上蹿下跳的声音不禁叹气:“为什么Bambam那么精神,我还以为今天累了一天他晚上能安静点儿。”

    “在范哥你太低估Bambam的实力了。”崔荣宰盘腿坐在地上摇晃着手机玩儿卡丁车,“就算再来一天他依然能活蹦乱跳的。”


    段宜恩今天回自己房间,Bambam坐在床铺上笑嘻嘻地和王嘉尔唠嗑。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和王嘉尔同床共枕睡过了,兴奋也是在所难免。

    “你们下午是不是回来了一趟?”王嘉尔突然想到自己身上多出来的毯子和衣服,抱着枕头问。

    “Mark哥回宿舍了一趟。”Bambam老老实实交代,“说是因为你发烧很担心,我们都笑他说Jackson哥又不是小孩子,咦Jackson哥你笑什么?”

    “没什么。”王嘉尔勾着嘴角摇摇头,“忽然觉得有点高兴而已。”


评论(17)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