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宜嘉】静水深流(ABO/HE/现实向)

这一章依然没有上车。

估计下一章大肉?

但是LZ这人又懒又有拖延症所以……还是先看着眼前的吧。


Chapter 4.


    “每天看着你 你就好像光一样……”金有谦尝试着哼了几句,摘下耳机对段宜恩摇摇头:“哥不行啊,节奏这边太乱了。”

    段宜恩坐着不说话。

    “哥?哥?哥!”金有谦最后急得拍了下桌子,对面的段宜恩吓了一跳。

    “豌豆射手啊你?”段宜恩揶揄着弟弟戴上耳机从demo的第一节中部开始听。

    豌豆射手金有谦在对方看不见的角落向您发送了两个白眼。

    “别乱对你哥翻白眼,小心散光会比你Jackson哥的还厉害。”段宜恩没有抬头,抿着唇转着笔,时不时在笔记本上写一点想法。

    你脑门上长眼睛了吗?吃瘪的弟弟撇撇嘴只能默默在心里吐个槽。


    拜托了冰箱的录制顺利结束,王嘉尔念完广告词在镜头的死角里多舔了两口筷子。

    旁边离他最近的何炅看他这副模样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后台卸妆的时候胡莎莎捧着手机兴致勃勃地提议要不要一起去唱K,她有一位关系不错的发小在朝阳区新开了一家KTV,爽快答应他们包夜免费。

    王嘉尔摸摸脖子说:”哥哥姐姐们去吧,我就不了,今天晚上还要赶飞机。”

    “哎呀去嘛去嘛,去一个小时也不会怎么样啊!”最爱闹腾的刘凯乐从沙发上蹦起来,“大不了让黄老师开车送你去机场嘛,对吧黄老师。”说完还拐了旁边的人一肘子。

    黄研:……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在一边收拾东西的何炅靠过来拍拍王嘉尔的肩膀给他解围:“嘉尔今天确实很累了,晚上赶不上飞机乐乐你掏钱补票啊?”

    在场的人一下子哄笑了起来,王嘉尔也跟着陪笑暗地里松了口气。

    他口袋里的手机微不可察的震动了一下,是一条何炅发给他的短信。


    “嘉尔弟弟,随身携带中和喷雾吧,你身上的味道太浓了。”


    他被惊出一手凉汗,有些僵硬地转头去看何炅正好与他四目相对,他有些被戳破的尴尬,像不知世的少年犯了不可言说的错误,年纪大了他二十岁的前辈却只是温和地笑笑。

    

    王嘉尔打开宿舍门之前本以为漆黑一片,没想到屋里灯火通明段宜恩还站在客厅里喝水。

    “回来了?”穿着宽松睡衣的男人很自然地接过他手中的行李,顺带递给他手里的半杯水。

    “他们呢?”带着甜味儿的蜂蜜水润着干渴的喉咙,杯子见了底王嘉尔才意犹未尽舔舔嘴唇。“你又偷喝JB和荣宰的蜜糖!”

    被抓现行的段宜恩一脸淡定斜眼看他:“现在你是共犯了。”


    洗了个通透的热水澡,王嘉尔浑身湿漉漉的,盘腿坐在自己房间里捧着iPad在聊天。

    过了一刻钟段宜恩从浴室里出来,擦着头发不请自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王嘉尔换了个姿势,一翻身下巴抵着柔软的枕头,整个人趴在床铺上:

    “Bambam呢?”

    ”他今天和有谦还有荣宰打游戏,就在那边睡了。”段宜恩看了他一眼,俯下身子摸摸王嘉尔的白毛皱眉:“你又没擦干头发?”

    “反正晚上睡觉还是会干掉!”偷懒的人总是有很多理直气壮的借口。

    段宜恩叹了口气,深深觉得自己开了个幼儿园打包了王嘉尔这么一个傻孩子。他拿过自己刚才用的毛巾开始认命地给王嘉尔擦头发,手法上还带着点儿按摩头皮的意思。王嘉尔对这种免费服务很是受用,侧头眯着眼睛打盹儿像是只被戳下颌的猫。

    “你一直这样头会痛的。”

    “呀段宜恩你怎么越来越像朴珍荣了!老妈子哥~嗷!”段宜恩不轻不重沿着他的人鱼线捏了他腰侧一把,王嘉尔嚎叫了一声身子顿时就软了。

    房间内安静了一会儿,段宜恩以为他睡着了,轻手轻脚站起来挂毛巾的时候背后人却没头没脑来了一句:“Mark你回来和我当室友吧。”

    他没有回答,顺手关了灯缩进被子里,王嘉尔转过身来盯着他他,一双眼睛即使在黑夜里也依然亮如星辰。

    ”嘎嘎。”段宜恩的脸离他很近,近到他说话时,被搅乱的气流撩拨得王嘉尔有点痒。

     “我想我需要一点时间去思考一些事情。” 他如是说,“嘎嘎。”段宜恩的声音很低,每次叫他的名字都带着无可抗拒的诱惑力。

    像是深不见底的水潭投下一颗石子,也像是一束流星坠入森林。


    第二天难得没有通告要跑,王嘉尔起床之后就约了Bambam和有谦到练习室活动筋骨,中途收到楚慈的短信让他来一趟拿报告,他跟Bambam说自己过会就到,一个人绕远路去了诊疗所。

    

    “从报告上推断你的发情期在下周星期三前后,误差可以缩短到两天以内。”楚慈看他的脸色不是太好,又补充道:“当然如果你希望更可控的话我可以给你打一针拖延或者提前一天到两天,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下个星期我有点忙……”

    “没关系,我加大剂量可以给你推到下下个星期。”

    “下个星期Mark有点忙……”

    “没关系,我这一箱子没拆封的用具,你可以选择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我说你这小孩能不能靠谱一点,”楚慈一拍桌子站起来磕到脚趾疼得又跌坐回去怒瞪着王嘉尔,“仗着年轻那么任性老来可是很麻烦的哦。我已经给你们经纪人打好招呼了,他说排出行程会通知你和Mark的,到时候如果有意外情况我会上门给你打针的。”

    漂亮的Alpha笑眼眯眯盯着他,王嘉尔觉得这个没有拖延症的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Jackson哥你来啦!”坐在角落喝水休息的Bambam看见是他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颠颠儿地跑到王嘉尔跟前箍着他的脖子闹他。正在琢磨动作的金有谦被Bambam的大嗓门惊得一个趔趄,关了音乐回头哀怨地盯了Bambam一眼。

    “哥金有谦这小子欺负我!明明我才是哥!哥你说他为什么总是欺负我呢?都是弟弟line的明明我还大一点为什么被欺负的总是我呢?还有有谦怎么越长越高壮了在队里站着看上去很不整齐啊我们队不是平均身高175吗我们中出了个叛徒啊……”

    金有谦抽了一张手帕纸撕出两条团成小球痛苦地塞进耳道,王嘉尔本来想抬手堵Bambam的嘴,后来发现还是捂耳朵简单方便,而他也就这么做了。

    After School Club上MC曾经问过他和段宜恩最想让谁闭嘴,段宜恩选了他,他选了Bambam。

    Bambam无论在哪里都是这样,少年纤弱的身体包裹着不可思议的澎湃活力,蹦来蹦去从未有过疲倦的时候,每每都逗得后台工作人员前仰后合。有时候王嘉尔因为连轴转赶场在休息室面无表情瘫在沙发上,Bambam也都像只小猴子在他面前上蹿下跳,自从两个人住了一屋Bambam就更疯狂了,导致有一段时间朴珍荣天天大晚上砸房门。

    王嘉尔默默地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Bambam,口渴的小孩儿终于从他身上滑下来乖乖坐在一边抱着瓶子喝水。

    王嘉尔有时候被Bambam闹得头疼,段宜恩就递给Bambam一瓶矿泉水示意他安静。

    所以这是巴甫洛夫实验翻版吗?

    王嘉尔盯着Bambam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还是听到铃声了就摇尾巴的狗狗比较可爱。

    

    王嘉尔不能吃辣,一根辣椒对他而言就是一场桑拿。

    他把这归结于自己汗腺太过发达,每次练舞之后他整个人也都是像从水里捞出的嫩白菜。

    搭在脖子上的围巾湿透了两条,他的头脑也开始有点昏昏沉沉,背心的一角随便一捏都能滴下咸涩的液体,金有谦在旁边有些担心:“哥你去洗把脸吧。”

    他点点头,摘下朋克帽扔在地板上,木质的地板竟因此而晕出了微潮的水渍。

    

    洗手间的门口挂上了正在清理的牌子,王嘉尔扭扭脖子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去楼下。

    他在洗手台那里鞠了一把凉水往火辣的脸颊一泼,燥热的感觉顿消不少。

    “Jackson前辈?”有些雀跃的招呼伴随着开门的声音飘进来,王嘉尔一抬头,一位高高瘦瘦的少年站在他身后,头发还是未被染烫过的直顺纯黑,身上的练舞服吸了汗水贴在身上,此刻看着镜子里的他笑着,模样有些腼腆。“你还记得我吗?”

    他记得这是JYP的一位后辈练习生,给裴秀智当过伴舞因此在后台碰过面,当时见到他这位少年很是激动,递给他一只油黑marker但一时间竟找不到适合签名的板子,少年有些紧张羞涩地将宽松的白衣下摆撑出一个扇形,眼神闪烁地看着他:“前辈我是你的fan,能帮我签名在这里吗?”

    那天王嘉尔还拍着他的肩膀说了些鼓励他的话,之后就再也没遇到过他。

    “权宰烈?”王嘉尔拧紧水龙头转过来擦着手,“当然记得啦,你可是我第一个给签名的后辈男fan呢!”

    

    王嘉尔晚上几乎是被金有谦架回宿舍的,Bambam举了个纸片在旁边不断给他扇风。

    一进客厅三个人就呈自由软倒状躺在地上,赶完通告饿得不行正在热剩饭的朴珍荣从厨房过来略带嫌弃地踢了一下大号弟弟金有谦:“快去洗澡,地板弄湿了还得擦。”

    刚好回来的经纪人一进门差点被Bambam的筷子腿绊一跤,看清楚躺在地上纳凉的其中一人是王嘉尔后蹲下来戳戳他的背:“Jackson,下个星期二你收拾一下跟Mark去太空房,行程的问题不用担心我都安排好了。”

    “好我知道了。”王嘉尔有气无力的敷衍一句,此时满脑子都想拥抱着冰凉的地板睡一觉。


    “嘎嘎,回房睡,否则会感冒。”段宜恩从房里听到动静走出来,俯身掐了一把王嘉尔的脸。

    完全被人遗忘的Bambam:啊为什么被忽视的总是我?


评论(7)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