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宜嘉】静水深流(ABO/HE/现实向)Chapter 3

作者自己被自己的勤奋感动得想哭。



Chapter 3.


    王嘉尔一回到宿舍就栽倒床上呈挺尸状。

    Bambam知道他最近四处赶通告很是辛苦,难得没有扑上来闹他,一个人举着个抱枕颠颠儿地跑到隔壁找有谦看电影去了。

    王嘉尔给手机充上电,脱了衣服和裤袜只穿了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和一条内裤,没了Bambam整个床宽了许多,他就大字型瘫在床上放松自我。

    客厅里传来林在范和朴珍荣刻意压低声音的谈话,他迷迷糊糊一个字儿也没听清。

    

    房间的门忽然开了,王嘉尔费劲地仰着脖子向后看,段宜恩棕色的脑袋从门缝里探出来,看他是醒着的就大大方方推门进来了。

    王嘉尔连坐起来都懒得,段宜恩见他这样疲惫有些心疼,伸手温柔地摸摸他的银发:

    “嘎嘎。”

    王嘉尔侧着头,一双狗狗眼看着他也没有接话。

    “这个是艾灸,Yvonne给的。”注意到王嘉尔一脸好奇地盯着他手里的长方形盒子,段宜恩解释道,“用完这个再贴上膏药,可能会好得快一些吧。”

    头痛了一天的王嘉尔鼻头一酸,轻微的感动一点点胀满他的心。


    但凡是有可能让他舒服一点的事段宜恩都会尝试去做。他惯用的膏药贴没了段宜恩就托人从中国捎到韩国;他因为上火生出的痘痘满脸苦恼段宜恩知道他舍不得花钱,特地瞒着他出去给他买了好几盒有机绿茶放他包里;他感冒的时候段宜恩听说放了姜丝的鸡汤有奇效,结果差点把厨房变成命案现场挨了经纪人一顿训。

    他有时候因为时间表紊乱夜里睡不着就和Bambam躺着说些枕边话,讲起这些事的时候就狠命夸赞段宜恩“真是个温柔的好buddy啊”,但是即便漆黑一片他也能看清楚Bambam总是一脸看秀逗的表情看着他。

    王嘉尔不是没有考虑过两人之间的关系,只是他觉得那就是一片禁忌区。

    他天天在节目里装装傻卖卖蠢,心思单纯可不代表不明是非人情,相反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张弛有度,进退有方。

    所以他拒绝得到答案,人生在世,难得糊涂。两人间这样的相处模式他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

    有些事情一旦想得太明白,就是覆水难收的处境。

    何必如此。


    段宜恩让他翻身趴着,撩开他身上柔软的棉被,细心地盖住他光溜溜的腿,沿着背心的边缘卷到胸腔,露出他有些蜜色的腰部。

    他轻轻地戳戳王嘉尔的腰侧,听到那人“嘶”地一声倒吸一口凉气,用指尖扣起膏药的边缘小心着不刺破他的皮肤:“我要揭下来咯。”

    “你动作快点。”

    知道他就是虚势,每次扯膏药的时候连带着细软的毛发都被连根拔起的滋味很不好受,每次王嘉尔都痛得咧嘴,段宜恩也不忍心戳穿他。

    明明那么怕疼的小少爷。

    

    扯下来的膏药被团成球扔进垃圾桶,段宜恩盘腿坐下抽出盒子里的那张人体经脉图铺在一边,一边费力地辨认着上面的字一边双手扶上王嘉尔的腰开始寻找穴位。

    他的手心带着灼人的温暖,王嘉尔的腰很敏感。

    察觉到有什么不太对劲的王嘉尔尴尬地把脸埋进枕头里闷闷地说:“Mark你快点。”

    段宜恩一愣,摸摸鼻子又有些想笑。


    当身后的人把点燃的艾灸棒靠近他的后腰一点点绕圈熏热的时候,王嘉尔总算感到白日的疼痛被驱散了不少。

    暖融融地艾灸烘着他皮肤也暖暖的,僵硬的肌肉慢慢真正地放松下来。

    “烫吗?”段宜恩关切地问他。

    王嘉尔摇摇头:“很舒服。”


    大概是真的太舒服了,段宜恩给他重新换上膏药的时候听到了轻微的鼾声。

    也不能不刷牙不卸妆就睡啊。他这样想着轻轻拍了拍王嘉尔的肩膀,那人像赶蚊子一样一甩胳膊翻了个身,嘴里还嘟嘟囔囔着抱怨。

    段宜恩无奈,从抽屉里找出卸妆湿巾温柔地给他擦掉大部分的妆。他端详了一会儿王嘉尔毫无防备像孩子一样的睡颜,轻手轻脚地站起来走到金有谦的房间告诉Bambam今天到他那里睡,正看到高潮部分的Bambam完全无所谓地朝他挥挥手,又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上的女主角瞅。

   

    段宜恩刷了牙换了宽松的衣服,回到王嘉尔和Bambam房间的时候王嘉尔正蜷在那里睡得香。

    他关了灯小心地缩进被子里不想把王嘉尔碰醒,又给他拉拉被子确保不会受凉,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老妈子一样。

    他的瞳孔逐渐放大适应了黑暗,王嘉尔背对着他,银发没了摩斯和护发素软软地揉成一团,在溜进来的月光下格外好看。

    他凑过去,鼻尖略略贴上那一片软肉,微弱的信息素蔓延开来,他却没有什么欲望只是心安。

    只要一下,这个人这一辈子就是你的了。

    他会成为你的掌中花水中鱼,一生都难以离开你,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无论是骨缝还是内脏,通通都充满你的味道,打上你的标记。

    这足够诱人发狂。


    Alpha的掠夺欲和占有欲普遍强得可怕,更不用说段宜恩本身就是如此。

    他张开嘴用虎牙微微磨了一下那成熟饱满好像就要溢出甜蜜汁液的腺体,在事情失控以前在那里印上了一个吻。


    第二天王嘉尔起床的时候神清气爽,状态简直不能更好。

    他一转头就看见段宜恩熟睡的模样,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白细的右胳膊搭在他的腰上。

    想来段宜恩八成觉得Bambam睡觉不老实不是扯被子就是踢人王嘉尔也休息不好,才提出换房睡。

    

    王嘉尔在机场里碰到一同录制过综艺节目的前辈,对方看他一脸热情洋溢禁不住逗他:“Jackson你今天精神不错啊,中奖了还是恋爱了?”

    “哥真是爱开玩笑。”他即便这样说着,脸上的笑容却更大了。


    “这里加一段rap会不会更好?”

    今天金有谦忙着排舞,studio里就剩下段宜恩一个人,第二小节的部分他一直觉得难以拿捏,因此特地给Frants打了电话麻烦他来一趟。

    “我也觉得会好一些,毕竟你的部分太少了。现在的小女孩可是很喜欢听低音炮呢。”Frants拿笔在上面做了个标记,想了想问他:“填词怎么样了?”

    “还在尝试。”段宜恩有些局促,“改了很多,我自己一直不算满意。”

    Frants捶了一下他的肩膀:“按照你的心去发挥就好。想太多反而容易被限制住。”


    晚上回到宿舍洗过澡他就捧着iPad躺在床上看王嘉尔的中国综艺,脱离纯中文的语言环境太久很多词他听起来都是晦涩难懂的,更别提许多奇奇怪怪的梗,然而他依然看得津津有味。

    视频里的王嘉尔和嘉宾你来我往互动很是开心,笑起来眉眼弯弯连嘴角的小括弧都一清二楚。

    你啊,真的是太完美了。

   

    段宜恩曾经看到有不少粉丝在他们的节目下留言说“Mark真的一直在看Jackson”“Jackson都快被Mark盯出洞来了”“dim sum你看一下镜头眼光不要一直跟着馒头走”诸如此类的,他问朴珍荣他有表现得很痴汉吗,朴珍荣当时神情很是复杂得瞟了他一眼。

   他个人认为这没什么,王嘉尔总是那个小太阳一样的人,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笑起来的样子像小孩子,蹦蹦跳跳又像只刚刚出窝的puppy。

    他经常是全场人的焦点,而段宜恩也不过是众多看着他的人中的一个。

    “主要你的眼神不太一样吧。”朴珍荣歪着头想着怎么委婉传达自己的意思。“虽然我们都喜欢和Jackson闹,只有你会那样看他,不过你们关系好,fan们才会开玩笑。”

    没怎么明白的段宜恩一脸懵逼。


    他这会儿认真看综艺的时候床头的手机轻微地震动了一下,王嘉尔给他发了条与众人的自拍,后面附了一条自恋的信息:“我帅吧!”

    段宜恩抿嘴一笑:“帅帅帅。”

    王嘉尔给他回了一个开心的表情,段宜恩又噼里啪啦给他打过去一条:“你的腰还疼吗?”

    “腰不太痛了,Mark我头有点痛。”

    他能想象到这人撅着嘴撒娇委屈的样子,偏偏他还就吃这一套。

    “注意身体,等你回来。”

    对方快速给他发送了一个飞吻。


    半夜段宜恩迷迷糊糊梦见王嘉尔朝他笑的样子,刻意耍帅的样子,虚张声势的样子,痛苦的样子,脆弱的样子,还有他侧躺着露出颈后那一块儿细嫩的皮肤,散发着成熟诱人的香味,梦里的段宜恩毫不犹豫地张口就咬了下去。


    他一下子就吓醒了,嗡嗡发痛的脑海里竟浮现出楚慈那别有深意的笑容。

    “我看不见得。”

   重新躺回床上的段宜恩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也许她是对的。


评论(23)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