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宜嘉】静水深流(HE/ABO/现实向)Chapter1

心血来潮的ABO文,作者人懒拖延癌晚期,没得治。

CP暂定宜嘉,其他的可能会看着加入。

欢迎再评论区勾搭我。

食用愉快!


Chapter 1.



他最近头有点痛。
Got7的综艺担当、funny man、超级大活宝王嘉尔,也有累得连抬抬嘴角都是奢望的时候。
机场广播甜美平缓的声音提醒登机,他压低帽檐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尽量无视周围的窃窃私语和多次在他身边打转儿的可疑旅客。
他们现在在宿舍做什么呢?王嘉尔拿起旁边的矿泉水猛灌了一口,清甜的水流滋润了干渴的喉头,也让他焦灼的心不再那么烦躁。
估计还没起床。
想到成员们一个接一个在床上睡得东倒西歪昏厥不醒而他还要在机场里彻夜挨冻赶红眼航班,王嘉尔有些委屈地撇撇嘴。
世道不公啊。

上飞机后他跟空姐多要了条毯子包着酸痛的腰部,戴上耳机掏出眼罩补了个短暂的觉。
十二月的首尔冷得令人跺脚,王嘉尔搓了搓手哈着气,拖着随身行李箱打了辆车直奔宿舍。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喊了他好几声他才艰难地苏醒,连日不眠的空中飞人生活让他哪怕只有三分钟都能陷入沉睡,此刻他觉得上下眼皮就像被人拿黏兮兮的胶水糊了好几层一样。
他进屋把行李往宿舍一放,踢掉了鞋子连牙都懒得刷,跌跌撞撞摸到自己的房门进去外套一脱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真的太累了。


段宜恩是第二早起床的那个人。
最早起床的朴珍荣已经翻着冰箱找鸡蛋和火腿准备做简易早餐了。 
段宜恩今天没有日程,洗漱之后就抱着Coco腻歪来腻歪去,朴珍荣拿锅铲给鸡蛋翻了个面:“Jackson是不是回来了?我昨天睡到一半听见有人开门。”
“我刚才去看过,睡得很死。”段宜恩拿了一小片火腿逗着怀里的白毛小狗颠儿来颠儿去,“他今天没日程,随便睡。”
“Jackson最近也是辛苦啊。”朴珍荣感叹,扭过身子拍拍段宜恩的窄肩,“你可要多关心关心他。我记得他的发情期很近了?”


要不是王嘉尔第一次发情期的时候信息素井喷,谁也不曾想到他是个Omega。
总是阳光地笑着,精力永远充沛,曾经的击剑运动员一身匀称的肌肉,天天闹闹腾腾连PD都无可奈何的犬系王嘉尔,性别未觉醒前怎么看都是Alpha标配。
所以当他在舞蹈课上抱着胳膊颤抖着倒下去的时候,段宜恩眼睛都红了。周围有几个分化完成的Alpha,舔唇喘着粗气带着生物原始本能打量着那人湿透的嘻哈裤,在旁边的段宜恩更是脑子都要爆炸了。
他驱赶了其他心怀不轨的Alpha,抬着王嘉尔的胳膊拉他往屋外走去公司的Omega休息间——其实也就是提供给发情期Omega舒缓欲望的——一进门王嘉尔仰着头往床上一栽,段宜恩顺手把门一锁,顿时就冷静了许多。
他本想在休息室里翻着看看有没有什么抑制片剂或者工具,转身一看王嘉尔裤子都退到脚踝,Omega发情期的体液在纯白的床单上晕出小小的一块儿水渍,整个房间每个角落都被Omega甜美的信息素争先恐后挤满。
他来之不易的冷静接着就飞走了。

理智在性上从来都无法战胜本能。


所以他成为了王嘉尔的临时伴侣,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就是在他发情期的时候上他。
公司认为这样的安排也是别无他法,后来他们双双被选中在同一个组合出道,朴路荣还庆幸地松了口气说那就不用再给Jackson安排别的Alpha了。
权宜之计变成了最好不过。
段宜恩是很高兴的,一想到Jackson会有别的临时伴侣他就心烦意乱,就像一锅将开未开的水,表面上风平浪静,底下滚流涌动。
这一切都是Alpha的本能。
不,或许不是。有些时候心底总有另一个微弱地声音反驳他,他都不去细想不去追究。
人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Coco在他怀里叫了两声,抱着他的指尖“嗷呜”一下咬了咬弄得段宜恩有点痒。


王嘉尔睡醒的时候窗帘还是拉着的,旁边早已空荡荡没有了余温,看来Bambam已经离开很久了。他照例摸来床头的外套找手机,开机后屏幕倏然亮起刺得他眼睛一疼,一看时间已经是14: 53。
这一觉真是长。


他今天没有日程要跑,王嘉尔盘算着趁这个空闲去拜访一下医生,他多多少少能感觉到自己的发情期临近,荷尔蒙调节片剂和避孕胶之前发情期后就没剩多少,他要去“进点货”以备不时之需。
段宜恩坐在沙发上和崔荣宰杀得正酣,看王嘉尔穿个大衣就准备出门他把游戏机一甩走到玄关,从旁边的衣架上取下一条围巾给王嘉尔围上:“外面冷,你感冒刚好别穿太少。”
用的是中文。
王嘉尔一愣,然后笑起来一口白牙都露得好看:“嗯。”


“哈哈哈哥我赢了!”崔荣宰兴奋地一抬头就看见他Jackson哥对着Mark哥笑得一脸冬天里的小太阳,顿时心情就郁闷了了,正好这时候Coco走到他旁边蹭他的小腿,崔荣宰一把捞起Coco碎碎念:“Beta就是没人权啊。”


Omega协会派遣常驻JYP的医生有两名,负责韩国本国练习生和偶像的名叫朴美研,是个Beta;负责海外练习生和偶像的名叫Yvonne,与段宜恩一样是美籍华裔,却是个Alpha。
王嘉尔知道她的身份后倍感亲切,问她的中文名字,她一笑,轻轻着说:“楚慈。”
普通话差如王嘉尔,也莫名地觉得她的名字和她一样美。
王嘉尔的档案自然归在楚慈那里。楚慈比他年长三岁,性格强势又温柔,也真正地关心他。第一次发情期后他意志消沉,对自身的性别充满了压抑的愤恨,对未来又常常是怀抱着恐惧的心情,周围关系好的练习生们时不时投来些许同情的目光,加之父母知道他的性别后心急火燎又不能陪在他身边母亲急得直掉眼泪,这一切压在他心上痛得他喘不过气。
那段时间他连段宜恩都不想见,即便那人在名义上成为了他的临时Alpha,王嘉尔也总是想尽办法躲他。
是楚慈慢慢开导他,如水滴石穿,一点点凿掉他的不安。她指导段宜恩如何做一个称职的临时Alpha,也教会王嘉尔正确处理发情期的方法。王嘉尔心中对她很是感激,自然生出了几分公事之外的亲近,也不再排斥去Omega诊疗处。

今天诊疗处的人很少,王嘉尔在前台登记了名字就被护士小姐领去了楚慈的办公室。

“我看了一下你上次的记录,按时间算发情期确实就在最近。”楚慈说着从桌上拿起一摞厚厚的报告开始翻,“不过我还需要给你做个激素测评,这样的话能比较准确的知道大概日子。你用抑制剂的次数太多了,这次还是走正常流程,反正那么大个Alpha不用白不用。”
楚慈为了避免尴尬通常用词很委婉,这也不能阻止王嘉尔难得因为害羞而脸微红:“可是我最近通告……”
“通告没你健康重要。”楚慈打断了他的话头,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我可以给你点药缩短时间就是了。”


王嘉尔出门的时候意外看见段宜恩站在门口,他搓着手跑过去看着段宜恩光溜溜的颈子冻得通红有些懊恼,想扯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却被段宜恩按住了。
“我不冷。”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今天珍荣提醒我你的时间快到了。”段宜恩左手滑进衣服里摸摸他脖子后的那片软肉,“我觉得你肯定会来这里的。”
“那你也不陪我来!还有居然是珍荣告诉你的?Mark你能不能真诚地关心一下我?”
段宜恩看着他的脸像河豚一样鼓起来还嘟着嘴,忍不住笑了。
“我也没闲着啊。喏,打包的cheese意面和炒年糕。”段宜恩冲他晃了晃手里还冒着热气的塑料袋子。
“嗷Mark我太喜欢你了!”王嘉尔眼睛亮闪闪地盯着饭盒,“我们快回去吧,凉了不好吃了。”
果然吃饭才是第一内驱动力。段宜恩看他像个小孩子一样,伸出手拍拍他顺软的银发。
“Yvonne怎么说?”
“她说要给我做激素测评,抽了一管子血,下手可狠了。”王嘉尔委屈的伸出食指,粉嫩的皮肤上赫然有个针头大小的采样伤口。“你看你看!”
“那她有说这次怎么办吗?”
王嘉尔明白他的意思,脸腾地一红,别扭着不敢看他:“就……就走正常流程呗。”


段宜恩看他这幅样子本想逗逗他又怕他炸毛,于是揽过他的肩膀轻轻地说:


“走吧,我们回家。”


评论(8)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