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柱斑】歧路 四. (原著背景/中篇)

啊我太勤快了。

关于设定参照前章。

以及这一章都是炎真乱七八糟的心理活动。

我算是废了。


四.


    “如果你想知道木叶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就亲自去看看吧。”

    他威严有加的父亲居高临下睥睨着他,黑色的长袍裹着他高挑修长的身躯,伫在他眼前像是一尊铁铸的碑。

    “只是作为我宇智波斑的儿子,可别丢脸地死在那种地方。”


    从房间的窗户斜看过去就是天幕,炎真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细瘦的弦月让他想起常年闷在地洞里的男人和离别时那一对妖艳诡秘的万花筒,平静无波又暗流涌动。

    他对木叶大部分的了解都来自于母亲的模糊回忆和父亲的只言片语,他知道千手和宇智波的血海深仇,父亲的四位兄弟是怎样惨死沙场,父亲最疼爱的弟弟被千手二当家一刀斩杀,宇智波的族人从不忿焦躁麻木直到妥协,在两族联盟后一家村子万栋高楼平地起,人人都说千手柱间是天神下凡六道再世拯救人民于纷飞的战火之中。

    炎真再不知世事也懂父亲作为宇智波一族的前族长与那位忍界英雄间定有不少精彩绝伦的故事,父亲和母亲却总是对这个讳莫如深。

    因此他对于那个坐落在火之国腹山之下的村落始终存着朦胧的渴望,这种强烈的欲念来自于他对父亲阴影重重过去的猜测和木叶所倡导的人与人之间、族与族之间、国与国之间关系的好奇和怀疑——毕竟他从出生长久陪在身边的只有父亲母亲和弟弟。自他懂事起母亲和化形的父亲时而带他和树生走南闯北,他明白自己的家庭和那些小街上的平民、隐村里的忍者都不太一样。

    起码和千手柱间的家庭就不一样。


    那种其乐融融的氛围,一家人坐在桌边安静而温馨地共进一顿朴素的晚餐,时不时长辈会开口关心孩子的喜怒哀乐并悉心教导——英明神武又慈爱和善的父亲,温和开朗又包容大方的母亲,还有一个喜怒不形于色但却心思细腻的叔叔——如果父亲的弟弟还活着,是不是他们家也会是这样子?

    随后他又开始思考这一大名门望族的族长,千手柱间。那个男人从表面上看确实想不到是救世主一般厉害的狠角色,和他父亲冷漠下的裹藏起来的戾气横溢完全不一样,千手柱间的热诚和真挚是坦然敞亮的,直性率然又不令人讨厌的敲开心扉,这个男人就是木叶那颗燎原的火星。

    他应该是父亲的劲敌和宿命,是离父亲最近也最远的人,他们应该互相理解彼此敬仰又相互憎恨,可他的父亲却从来没提过这个男人的名字。


    “你父亲和初代火影?啊,当年可是闹得全忍界皆知呢。”母亲似笑非笑,她对于父亲的历史总是抛出重点又一笔带过:“如果你想知道你父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的话,我想天下没有人比千手柱间更有发言权了。”

    父亲的喜乐、伤痛、灰暗、抱负和悲怆,这个男人都曾看过、听过、说过,他是父亲走到今天这个局面的推动者和见证人,他心中的父亲甚至比父亲眼中的自己还要鲜活。

    这想想就足够令人有种奇异的悸动和兴奋,像是手拿一把重锤面对一片结了厚冰的河面。

    他所渴求的真相就在此之下,唾手可得。


    另一个在月色下彻夜难眠的人是千手扉间。

    大哥带回来的那个和斑有七八分相似的孩子让他不得不在意,他知道柱间对于人性的黑暗面总是有种天真的不敏感,因而总是燃起希望又失望而归。他也知道他大哥绝对不会同意用精神忍术在一个孩子身上——但这不代表他对那孩子毫无办法。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