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柱斑】歧路 (原著背景/阴阳遁设定)二

独立日放假的我……居然勤快地码出了第二章。

自己感动自己。

依旧阴阳遁生子设定,高雷

写着开心不接受谈人生。


二.

 

    “大哥你怎么能就这样把来路不明的小孩带到家里来?他身上连个家徽也没有!”

    千手扉间端坐在兄长对面眉头紧锁,他知道他大哥向来宅心仁厚视天下孩童如己出,可慈爱却不应没有底线,厚德还当会有原则,不知小小的身体里装着的是懵懂天真还是阴谋诡计,他大哥怎可这样轻信童言童语?

    “我们这一辈的忍者五岁的时候都能用苦无钉死一只飞鸟,万一……”

    “别说了扉间。”柱间刚刚沐浴过,换了宽大的墨绿色浴衣,他的头发还带着润泽的湿气,立在那里像一棵雨后的青松。“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带这孩子去宇智波的族地问过了,这孩子不来自那里。”

    他微微撇头满眼温柔地望向院子里正在和信树与木秀比试手里剑的孩子,杏眼细眉间净是熟悉的影子。

    “我当时亲眼看过了。”

    “什么?”

    “斑的……尸体。”

    扉间沉默。这件事在千手一族里是被封存的过去,没有人会主动提起来触柱间的霉头,扉间知道外界对于终结谷一站有多么夸张的尽兴演绎和歌功颂德,他更知道每一句都是一把刀割在大哥的心上,日复一日温柔又残忍地将他困在曾经。

 

    炎真沿着树干纵身一跃将最后一枚手里剑甩出以刁钻的角度正中靶心,从枝头跳下来时观战的千手木秀正拍着小手一脸崇拜地看他:“炎真比哥哥还要厉害!”

    不知世的孩童,无心之言最是天真也最为伤人。

    千手信树盘腿坐在木桩旁,咬唇盯着那一排钉入靶中的手里剑,深知无论速度还是力量,他都在其之下——他是千手一族的长子,肩负着父辈的荣耀和族人的希望降生,如今却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打败,那滋味定是不太好受。

    “别太在意。”炎真佯装弯腰捡拾掉落在地上的冷兵器靠近信树,他刻意压低了声线,酥酥麻麻的音波只回荡在两人之间:“毕竟你的老师远远不如我的父亲。”

    千手信树身子一颤,不可思议地紧紧瞪着他,对方稚嫩的小脸上闪过一丝略显阴狠的笑容,而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一缕狂风吹向水面,一时惊涛骇浪下一刻又平静如初。

    他想死死地扯住对方的袖子,大声质问他到底来自何处有何目的,从外廊传来的清脆呼喊却打断了他的动作:“信树,木秀,洗手准备吃晚饭了。”

    水户听说自己的丈夫从外面领回来个孩子,而且扉间对此似乎颇有意见,开始水户以为不过是哪家的小孩贪玩偷溜出来被火影大人逮了个正着,直到看见那张小脸水户才恍然明白为何扉间会气愤异常。

    她与宇智波斑见面的时刻寥寥,最后一次是那男人挥动着团扇在九尾上起舞,但水户的记性很好,依着那点模糊的印象也不难猜出男人小时候的模样。

    “你叫……炎真是吧?我听柱间说过了。”水户微微弯腰摆出了一个友好的姿势,即便对斑的评价不高她也不想迁怒于无辜的孩子:“要一起吃晚饭吗?”

 

    “父亲!父亲!哥哥已经潜入木叶了!”短发圆眼的男孩蹦蹦跳跳跑进山洞中幽暗的一角,那里身着白袍的男人正点了油灯聚精会神在手中的古籍上。

    小儿子人未到声先至,斑合上泛黄的长卷,从袖中掏出一筒卷轴展开画印,一声微响后一只忍鹰从白雾中展开翅膀飞出山洞,向着无尽的苍穹呼啸而去。


评论(1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