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nesun

【柱斑】歧路 (原著背景/铁定是坑)一.

对不起我又开坑了。

我觉得lofter已经是我的存文处not发文处了……

本篇里设定是终结之谷大战之后,斑遁地,柱间以为斑死了,扉间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二代目依然是个单身狗。柱间联姻有两个孩子。

巨雷:有阴阳遁造孩子设定!有阴阳遁造孩子设定!有阴阳遁造孩子设定!


一.

 

    他不是第一次在南贺川边看见那个孩子了。

 

    他还顶着初代火影的名号,实权却大都交给了扉间,他的弟弟被族里村外的事务缠身忙得焦头烂额,他却因此大把时间偷得浮生半日闲。

    他不喜欢被束缚在一栋威严耸立的火影楼内,压得不紧的时候总是喜欢独自出去走走,散步喝茶甚至是一场小打小闹的赌博。终结谷一战后他的身体已是大不如前,因此族老和弟弟对于他这种偷懒耍滑的行为也是佯为不见。

    如今的木叶很大,大到他在火影岩上拿一片树叶障目都遮不住太平盛世;可木叶也很小,小到他转啊转,十次里八九次都会转到南贺川。

    

    这像是一种本能,清澈细密淙淙而下的水流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天地日月却不复从前。他人生中太多故事发生在这条河的两畔,从而思怀却又抵触,往日的伤疤结了痂落了灰,被这潺潺流水一冲却又鲜明地浮了上来,隐隐作痛。

 

    一日他给妻子买了温热喷香的红豆馒头,途径南贺川的时候却在岸边看到了一个孩子。

    那孩子看上去和他的小儿子差不多的年纪,穿着朴素干净没有家徽的忍服端端正正坐在岸上,柱间只看得一个模模糊糊的侧脸,深蓝偏黑的发丝随着晚风轻轻跟着草丛里的木芙蓉摇曳,小小的背影在夕阳下有种稚嫩的坚挺——有点像他阔别经年的故友。

    他站在远处望了一会儿,脑海里又影影绰绰浮现了一个少年抿唇倔强的模样,半晌一只乌鸦在枝头凄鸣一声扑棱着翅膀冲上天空,他猛然惊醒,一摸怀里的馒头已有些凉了。

    昨日之日不可追。

 

    后来他又看见过那孩子几次,他都是一个人,乖巧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不知是在小憩还是沉思。直到有一天那孩子捡起身旁一枚扁平的石头,手腕一扬在河面打出了几个漂亮的水漂,他的衣袖在风里起舞,像极了当年神采飞扬的少年。

    柱间跳下高耸的绿丘,踩着木屐啪嗒啪嗒走到那孩子的身后,也拾了片光滑的卵石,不费力气便让那石块跳得更高更远,在水面上点起几汪涟漪就沉入河底,他转头笑眯眯地瞅着小孩儿心有不甘地吊着眼瞥他,屈身坐下温声细语:“你是哪族的孩子?”

 

    他回到家的时候两个儿子站在玄关恭恭敬敬地给他行礼——扉间对于千手家继承人的教导比他这个做大哥的要上心得多,孜孜不倦拳拳相授,信树和木秀多多少少也沾染了些二叔严谨刻板的作风,和他这个父亲没心没肺的性格完全不同。

    直到柱间微微侧身信树才看见他宽大的衣衫后藏着的小人儿,信树从未在族地看到过这张稚嫩的脸孔不由得惊讶又警戒:“父亲,这位是?”

    柱间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是我在南贺川遇到的孩子……似乎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但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的呢。”

    纵然有些奇怪,千手信树还是表现出了一个大家族未来继承人应有的内敛和涵养,他主动走上前去伸出了右手,满脸真诚:“我是千手信树,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小孩儿倒不羞涩拘谨,向前一步落落大方回礼:“炎真,还请千手少爷多多指教。”

 

    听到动静的扉间从内室出来,一见那孩子的模样顿时就黑了脸。


评论(6)

热度(35)